大山雀和蓝山雀的交战:把蛋生正在对方巢里

  两种小型山雀一直在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们侵入彼此的巢穴并产蛋,让自己的蛋与敌人的亲生骨肉一起孵出。

  这些混进来的幼鸟很可能在出生以后一直认为自己是另一物种,这种行为可能给物种演化中带来影响深远的后果。而这些行为发生的原因都要归咎于巢穴不足。

  当大山雀(Parus major)找不到合适地方产蛋的时候,它们就入侵蓝山雀(Cyanistes caeruleus)的巢穴。蓝山雀的体型只是入侵者的一半,所以通常弃巢飞走。这是很聪明的一招,因为那些留下来保卫家园的更可能会在血腥的战斗中牺牲。

  但这并非故事的结尾。在另一些案例中,较小型的蓝山雀能够报复成功,把自己的蛋藏进大山雀的巢中。

  在Barrientos的记录中,在17个案例中,蓝山雀的巢穴被大山雀占领,大山雀把自家的雏鸟和蓝山雀的雏鸟一同养大。在这其中的两个案例中,死去的蓝山雀仍然躺在巢穴里。

  但在另外17个案例中,蓝山雀会偷偷把自己的一两枚蛋下到大山雀的巢里。研究中混有两种雏鸟的鸟巢数量占总数量的3%,但在某些林地内则可达到7%。

  “那些蓝山雀很可能在想:‘如果你占了我的巢来孵蛋,至少你得帮忙照顾我的后代,’”Barrientos说,虽然其实他也并不确定潜到大山雀的巢穴里下蛋的是不是就是巢穴被占的那几只蓝山雀。

  研究小组说,这项研究首次详细描述了蓝山雀偷偷下蛋的行为,即一种所谓的孵育寄生行为,也首次为大山雀的盗巢行为提供了明显的证据。

  那么在敌人巢穴中长大的个体的自我认知会是怎样的呢?之前的通过人工交换鸟蛋抚养的方法进行的研究显示,被收养的蓝山雀雏鸟生长期间会以为自己是大山雀,认为自己应该发出大山雀的叫声。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性印记错乱。

  但这些效应只持续一段时间,Barrientos说,一旦它们离开巢穴,它们不知怎得就学会了辨认自己同类的叫声。但恰好相反,被蓝山雀饲养的大山雀却会一辈子认为自己是蓝山雀,叫声与自己的养父母一样。

  为什么蓝山雀有能力矫正自己的行为而大山雀却不能?这还是个未解之谜。“有假说认为可能因为蓝山雀会遇到更多危险,”奥斯陆大学(University of Oslo)的Tore Slagsvold说:“被收养的蓝山雀认为自己是大山雀,试图与其他大山雀幼崽竞争食物、巢穴和配偶,导致自己受伤甚至死亡,因为蓝山雀的体型比大山雀小。”

  但可能有一些好处。“被另一个物种的养父母收养还能学习新的叫声,并利用新的摄食生态位,”Slagsvold说。而且到最终,这样混合孵化的种之间可能会导致重要的演化结果,即两个物种的杂交。(撰文:卡尔格鲁伯(Karl Gruber) 翻译:陈娉莹 审稿:冯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ulsaisww.com/dashanque/61.html